首页 > 情感 > 口述实情 > 正文

我和小保姆的情感纠葛激情性故事(九)

发布时间:2017-09-06 18:43   来源:俏丽女人   编辑:俏丽女人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1.jpg

“又吃饭?拜托!你能不能换个花样?”我打电话给孙大炮,说是阿芬生日那天大家聚一聚,没想到这厮居然不感兴趣。我说:“不吃饭还能干吗?过生日不就图个热闹吗。你丫到底去不去?”孙大炮呵呵笑着:“不去!我是真没空!张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生了,我得在家照料着。”我骂:“吃个饭的功夫张红就生了?又不是下蛋!你丫不去拉倒!瞧你个没出息样,我看你下半辈子只要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也就满足了。”孙大炮笑道:“那是!咱们有老婆孩子的人,哪能跟你们小年轻比呢。”这下我可犯了愁。要说饭局上没有孙大炮还真不热闹,再说东子他们毕竟跟阿芬没什么关系,为给阿芬过生日我也没必要搞得兴师动众吧。不过呢,十八岁生日对任何人来说我觉得都是件大事,都得留下点值得记忆的东西才对。我的十八岁生日是怎么过的?那会儿我大三。想起来了,那天我没跟任何人说,一个人跑到北海公园,租了一条船,手划的那种,划到湖中央后,我就斜躺在船头,看着蓝天白云,任小船在湖面上缓缓漂移。好象就那么呆了一天。我当时想什么来着?不外乎回想反思一下自己十八年来的生活,把所有的雄心壮志在脑海里过一遍,估计还下了若干决心立了若干誓言,实在记不起来了。想远了。翻一下日历,阿芬生日那天正好星期天。不行的话带着阿芬出去玩一天?有了!带阿芬去郊区滑雪得了!这主意不错,周六开车出发,先到滑雪场附近景点转转,晚上找个度假村住下,泡泡温泉,游游泳,打打保龄球。第二天一早去滑雪,玩到下午三四点再回来。这个生日肯定让阿芬记忆深刻!就这么定了!我跟阿芬一说,阿芬也很兴奋。小孩子家,一说到玩比什么都高兴。“我不会滑雪啊!”阿芬说。我笑:“没关系!看过电视里人家怎么滑的吗?没什么难的。”其实我也不怎么会滑,在平地上慢慢滑动还可以,就是没学会急刹,不敢从高处往下冲。阿芬羞笑道:“我也不会游泳!”我说:“游泳就更简单了!一教就会!”惭愧啊,我虽然是在长江边长大的,却是一直到上大学才勉强学会游泳。这不怪我,我们家那段长江水域血吸虫闹得厉害,打小家里人就不让我下水。截至目前我只会一种泳姿,按大家公认的说法是“改进了的狗爬式”。不过既然阿芬一点儿都不会,我教教她想必还是可以的。阿芬道:“打保龄球我更不会!”我说:“你就说你会什么吧!泡温泉总会吧?没事!这躺玩回来我保你什么都会了!”打保龄球在我看来是最简单的了,不就拿个球顺着那道儿一扔么?当然打不打得着是另外一回事了,世界冠军也不见得每次都能中吧。阿芬道:“就我们两个去吗?”我一愣,看了一眼阿芬,心想她是不是故意有所指?不过从阿芬脸上看不出异样的东西来。我说:“你张红姐肯定是去不了啊,随时都有可能生呢。你孙哥也得在家陪着。其他还有谁呢?虎子上次说了,谁爱过生日谁过去,他没功夫。”靠,该扎针还是得扎。阿芬脸红了红:“我没说他。”我笑道:“你那天怎么了?怎么把他送的东西还给他的?虎子可气坏了啊,说我在背后使坏,要找我拼命!”阿芬脸更红了:“我就直接给他了呗!”我兴致盎然地道:“你给我描述描述,当时虎子是怎么个表情?是不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?比哭还难看?”阿芬一扭身子:“大哥你又来了!我不知道!”我呵呵笑道:“这次对虎子打击可不小啊,我估摸着从此以后他就看破红尘了。阿芬你做得很对,那种人就得这么打击他!”阿芬有些生气的样子:“还说!不理你了!”我笑:“哈哈,好好,不说了,不说了!我得儿意地笑,我得儿意地笑……”沿着温水游泳池四周一溜排开十几个温泉池。人并不是很多。我把全身浸泡于温泉水中,闭目养神。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