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情感 > 口述实情 > 正文

在机房被他强灌春药进入体内肉搏

发布时间:2017-09-01 14:11   来源:俏丽女人   编辑:俏丽女人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星期五下午六点,我走进机房,MIS的人全走了。事实上,除了夜班的技术员外,全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。老美们都是这样,不管有什麽事,一到周末,早早就翘头去享受假日,一切麻烦都等到星期一;难怪老美都痛恨星期一。

2.jpg

我为什麽还在这里呢?因为:一、我是软体工程师。二、我的经理要我兼任系统管理。三、我休假了两个礼拜。四、我的经理在这两个礼拜里,为了表示他也懂UNIX,把所有的档案系统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。五、为了平息众怒,他要我「悄悄」地把它们还原。六、两个月前他刚加了我百分之十五的薪水。所以我只好来收烂摊了。

这个机房是MIS的机房,我们部门借用部份空间来设置主机,主要是考虑到它有个不断电设备。说是不断电,其实也只能撑个几小时。更糟糕的是,没人知道究竟能撑几小时。我早早就告诉MIS的老黑经理汤尼,建议他找个时间测试一下。这家伙也是吊儿啷当,不当一回事。在碰过两次壁之後,我告诉自己,走著瞧吧。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